<%Response.Status="404 Moved Permanently"%>
热线电话
媒体政企一致好评

《广州日报》专栏:那段婚外恋让我追悔莫及

发布时间:2014-10-27

媒体:广州日报2014年4月25日《B6版爱是有缘》专栏

本期专家:听说吧心理咨询中心首席咨询师、高级婚姻咨询师——李建学

相关链接:http://gzdaily.dayoo.com/html/2014-04/25/content_2608190.htm#

几年前,还曾经左拥右抱尽享齐人之福,而现在苦恼到两个都想避开,更忧心于未来如何走下去,可以说,41岁的程先生为当年的选择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凡事有因必有果,现在的苦果就是因为当初太过贪心,没有把持住自己,一错再错。人如果什么都想抓住,最终的结果只能是痛苦多过快乐。贪图一时的快乐,换来的却是三人一生的不幸福,还会影响到孩子的心理健康和价值认同,婚外恋真的害人不浅。

我婚后又与初恋旧情复燃

在我的生命里有两个一样重要的女人,一个与我同甘共苦了十多年,一个是我青梅竹马的至爱,她们各自为我生育了三个孩子,但现在我们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复杂,我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有时甚至大到无法呼吸的地步。以后该怎么办?我真的迷失了方向。

我来自广西农村,现在在佛山当货车司机。我的两个女人,就叫她们“阿大”、“阿小”吧,都不在我身边,阿大在广西老家,阿小在东莞打工。阿小是我的小学同学,我父亲是那所学校的老师,把我带过去上学,她家就在学校隔壁,我们经常有机会一起玩耍。小学毕业后,我读了初中,她没有读,出去打工了。在那个懵懵懂懂的年纪,我们对彼此都有好感,两人约好保持通信联系。不知为何,我一直没等到她的信。许多年后,我才了解到,她给我写的信原来被我父亲扣押了。我初中毕业后也外出打工了,就这样中断了联系。后来,我们曾经联系上,但又因为我转到其他地方打工再次失去联系。1995年,我回到县城工作,认识了我老婆,也就是阿大。1996年,我们结婚了,婚后第二年,她就生了大儿子,后来又生了一子一女。她脾气温顺,婚后我们相处得还不错。我在外打工,她一直在老家种地,照顾孩子,三个孩子基本上是她一手带大的。她吃苦耐劳,干农活是一把好手,我回家跟她上田,也是她一个人干,我在旁边玩手机。她也比较会待人接物,家里的人情来往都是她来处理,跟我父母的关系也不错。

日子就这样安宁又平淡地过着,直到2003年,阿小再次出现在我的生活中。那年,我回老家时从一个结拜兄弟家拿到了她的联系方式。她跟我同岁,那时已经30岁了,但仍然单身。我们开始互发短信,提起旧情。她埋怨我当年不理她,不回她的信,我才知道当年信件被我父亲扣押的事。她在顺德打工,我在南海,寂寞男女,一来二去,就如胶似漆地好上了。我知道我们相好,这条路很难走,毕竟老家有发妻,她已经为我生了两个孩子,但当时只顾着热恋,没想得那么复杂。阿大知道后,也没怎么闹,那时也由不得她说什么,反正我们在外边,一年才回去几次。

情人跟我闹得最凶

2007年,我和阿小的大女儿出生。第二年,她又生了一对双胞胎男孩,三个孩子全部由我父母抚养。一开始几年,阿大和阿小相处还算融洽,干农活、赶集、买东西,都是一起去。甚至这些年期间,有一两个月时间,我们三个人是一起生活。阿小在佛山生双胞胎后,我特意把阿大叫来伺候她月子。虽然阿小向我抱怨说阿大克扣我给的菜金,而且做菜不顾及她的口味,但表面上,她们两人还有说有笑。前几年,我习惯了她们两个在背后互相说对方的坏话,但至少她们从未当面吵过。但这两年,她们之间的摩擦越来越多,互相攀比,彼此看不顺眼,当我的面都可以吵起来,而且也会跟我吵。

闹得最厉害的是阿小。她现在开始后悔了,总是抱怨我对她不好,说跟了我这么久,什么都没得到,吵着要离开我。她的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难相处,好像全世界都欠她似的。因为她没有名分,村里人难免对她指指点点,这些年,她基本上都是在外打工,很少回家。

起初,我们一起在佛山打工。从前年开始,我们经常吵架冷战。她一天到晚除了吃饭和上班外,总是拿着手机上网聊天。我是司机,压力大,需要安静的睡眠,我想睡的时候,她还是在床上用手机,我让她别用,她就是不听,为此,我摔坏过她四部手机了。过去我不能理解为何网络这么有吸引力,现在我寂寞无聊,也经常上网到凌晨一两点。

她在佛山打工,这两年生意不好做,厂子频繁倒闭,去年,她执意要跟着以前的工友去东莞,我挽留不了,就由着她了。但我从此也就懒得管她了。过去我们爱得死去活来,现在却像陌生人一样,我从不主动联系她,有时一两个星期两人也不互通消息。有一次,她在Q说说里说自己无聊孤单寂寞,我看到她以前的厂长跟她调情“老婆,我想你呀”很不舒服,就讽刺她:“没有我在你身边,你就开心了”。她回敬我:“我不在,别的女人也开心了!”第二天,她就限制我进她的空间了。

迄今为止,她已经离家出走三次。3年前那次闹得最凶。我们当时都在老家,我说了一句话,不是说她,她神经过敏,误解了,本来在喂着孩子,突然把碗一摔,到房间里拿了几件衣服,拎起包,出门顺着山路就走了。最后,还是我母亲把她追回来的。

两个我都不想放弃

现在,阿大性格也没有那么温顺了。去年,她也跟我吵架,说受不了,要离婚。我说:“离就离!我这边没问题,但是你得去告诉你爸妈,是你自己想走的。”她听我这样说,也没勇气离婚了。

这两个女人,让我又爱又恨,我不想得罪,也不想放弃。但是,如果谁要提出离婚或者跟着别的男人走了,我也不挽留。我怎么挽留?如果对方问我“你能给我幸福吗?”,我没话可说,我心里有愧。我没法叫阿小走,当年两人有过一段轰轰烈烈的婚外恋,曾经山盟海誓,一辈子不分开。而对阿大,我也很感激。当年我娶她时,家里困难,这些年,她是我的贤内助,任劳任怨,对家庭贡献很大。

现在她们两个吵架,我也懒得管了,她们骂我,我也不吭声。反正,每年在家也就待个十天八天,过一天算一天。那六个孩子,我丢给阿大和父母,也不怎么管。

我觉得现在这种结局,三个人都有责任。阿大当年允许我要阿小,甚至我出钱让她去给阿小买一张床,她也去买了。如果当初她态度坚决些,不肯接受阿小的话,也不会搞成这样。阿小本身知道我有老婆孩子,她父亲也反对,可是她却排除万难非要跟我。

俗话说得好:没有女人冷冷清清,有了女人鸡犬不宁。我现在后悔也晚了。

情感大学堂

幸福与责任相伴

李建学(广州听说吧心理咨询中心首席咨询师、高级婚姻咨询师)

两个女人让程先生又爱又怨,爱的是她们全心付出、委曲求全、忍辱负重;怨的是她们对他有要求、有不满,希望他能承担起一个男人应有的责任。身为妻子,阿大温顺顾家,养育孩子,照料父母,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尊严和关爱。作为情人,阿小爱得轰轰烈烈,不顾名份,却得不到婚姻和幸福。

此刻,他把责任都归因于她们,好像没自己什么事。这是因为他只在乎自己的欲望和感受,不懂得理解和尊重他人,只知道索取和享受,不懂得付出和承担,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所有亲人的痛苦之上,看不到自己的自私、逃避、贪婪和毫无担当。而他只有反思反省自己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承担起为人子、人夫、人父的责任,才能理顺关系,还各方自由。

他首先要厘清与阿小的关系,协商好孩子的养育问题,无论是否还爱她都要彻底放手让她开始新生活,并永不干涉打扰。然后他要全身心回归家庭,真诚向阿大道歉认错,感激妻子的付出和宽容,夫妻同心协力孝顺父母、养育孩子、经营家庭。

听说吧温馨提醒,如您遇到婚姻感情等困境时,请及时与广州婚姻心理咨询 m.020xlx.com联系,您的困扰有我们的专业帮助!

当您或孩子出现情绪、学习、行为、人际等心理问题,或你们的亲子关系出现问题时,请及时与广州儿童青少年心理咨询wap.020xlx.com联系,切勿延误而失去了最佳的治疗时机!

热线:020-34385911、34371477, QQ937326707、1594831633,微信:13316087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