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e.Status="404 Moved Permanently"%>
热线电话
推荐分类

焦虑症伴惊恐发作,让花季的她备受折磨

发布时间:2018-04-02

  小美,今年16岁,是一名高一学生,大半年前父亲去世,出现抑郁、失眠问题,现在情绪更糟糕,易激惹、情绪化、行为偏激,与宿舍同学关系紧张,并出现一些异常行为,正在休学。

  曾到相关医院看病,被诊断为焦虑症伴惊恐发作,开有药物。服药一两个月,情况开始有好转,但是心中郁结依然不解,情绪抑郁焦虑。在家人支持和鼓励下预约了广州听说吧心理咨询中心青少年心理咨询师陈泳如老师进行专业心理咨询。

  本期专家:听说吧心理咨询中心资深咨询师——陈泳如

  (PS:本案例已征得当事人书面授权同意,其个人信息已作技术处理)

  初次见面印象:

  小美与妈妈一同提前15分钟到达:脸色晦暗,一脸疲惫,表情呆滞无神,但仍能看得出是一个五官清秀、惹人怜爱的女孩子;衣着较为随性,动作迟缓,语音低沉,不太愿意与人交流。

blob.png

  沟通来访缘由:

  初三那年的4月份,处在紧张的复习阶段,小美的父亲因肝癌在大家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突然昏迷,住院一个月后的一个清晨,父亲病情急转直下,抢救无效而去世。原本打算报考重点高中的小美因父亲的突然离世而内心崩溃,难以集中精力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最后落榜,来到一所普通高中。

  暑假的休闲时光似乎冲淡了父亲去世带来的影响,小美的状态一度好转,不再那么悲伤、无助。但开学不久后,小美的情绪开始变得不稳定,对新学校、新老师、新同学极不满意,哭喊着要转校,母亲拗不过她,找了各种关系转到另一所高中。可是没多久,类似的问题又出现了,小美又开始闹情绪。母亲实在忍无可忍,校方也建议休学一段时间。随后到医院就诊,无法解决而过来我们中心。

  了解家庭情况:

  小美是家中独女,父母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均为中学英语老师,非常疼爱这个女儿,视她为掌上明珠,对她也寄予厚望,家教严格。她学习一直很优秀,名列前茅,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担任过班长、学委、文娱委员、课代表等等,文体方面也很积极突出。

  从前,父母偶有吵架斗气,父亲比较自律、自控,认真严谨勤劳,富有责任心,但容易压抑负面情绪,多忍让母亲,家务事也基本由父亲完成;母亲比较焦虑,爱啰嗦,没太多耐心,容易挑剔、指责、教训孩子。因此,小美更愿意亲近父亲,觉得父亲更能理解自己。

  父亲在他大学期间不幸染上乙肝,后由于工作生活劳累,肝病越发严重,从乙肝慢慢转变成肝硬化,最后到肝癌晚期。在小美初三那年,父亲的身体终于支撑不住,入院治疗一个月,父亲暴瘦,全身疼痛,吃不下睡不着,直至只能靠呼吸机呼吸,后来情况更加恶化,医生宣布父亲已经无药可治,建议拔管。

  当时小美正在学校上课,父亲拔管时,学校班主任也告知了小美这件事情,并与之进行了谈心。当时小美有点懵,反应并不剧烈,只是默不作声,也未提及要请假去医院见父亲最后一面。

  次日的追悼会上,当小美看到父亲的照片时,哭得嘶声裂肺,久久不能平息。从追悼会到尸体火化,到收拾骨灰,小美全程参与。随后母女俩相依为命,度过人生最难熬的几个月。刚开始,小美茶饭不思,整个人处于不知所措的状态,心空了,整个人恍恍惚惚的,不时会悲伤难过、忍不住流泪,伴随失眠,因此中考复习状态不佳,导致考试失利。

  对此,母亲非常紧张,十分害怕孩子会出事,对孩子看得很紧,连喝水也要把水杯端到床上喂给小美。但由于小美一直与父亲较亲近,心里话多与父亲说,与母亲交流、倾述较少,父亲突然离世后,小美也不知道该与母亲说些什么、怎么说,母女之间依然隔着一条河。

  过了大半年后,慢慢地,小美似乎逐渐恢复了,没有那么悲伤和不知所措了,大家以为一切都过去了。

  正当这时,小美开始表现出对所在学校的不满,觉得这所普通高中的学校环境、教学质量、同学关系等等都让自己很不称心,强烈要求转校后,小美又开始闹情绪,失眠,甚至出现一些让同学、老师难以忍受的行为:她开始不愿意上学,经常旷课、逃课、上课不听讲;舍友反映她经常三更半夜与男友聊电话,影响他人休息;与宿舍其他成员的关系较疏远,不主动聊天,很冷漠;易激惹,情绪化,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行为;曾半夜在宿舍楼顶大喊大叫来发泄,曾跟同学讲想杀人,让同学感到害怕……因行为较为怪异,学校建议其暂时休学。

  在家休养期间,依然有异常行为的出现,而且,整天待在房间里,不肯出门,吃饭也要母亲送进去才会吃;沉迷网络聊天,饮食、睡眠规律全无;用小纸条写上她想上的那个学校的名字,并且说“生是它的人,死是它的鬼”,然后把纸条贴满自己的房间墙壁……

  在情绪方面,早上情绪最糟糕,越到晚上感觉越好;曾多次在白天时突然心跳加快,全身无力,十分惊慌,发热冒冷汗,有濒死感,但过一会又慢慢地好了。

  心理咨询过程:

  陈泳如老师对小美的心理状况层层剖析,进行了深入的解析,让其内心逐渐走出阴霾,重见阳光。

  1、她真的是“精神病”吗?

  对于小美的情况,在咨询中,小美袒露知道自己有心理问题,但害怕自己“太不正常”,讳疾忌医,不敢碰触心中的伤疤,所以抗拒咨询。对于小美身上一些疑似精神疾病的行为,实际上她是有自我意识的,能清楚记得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并表示自己当时的行为太极端偏激了。由此可判断,这些行为更多是情绪的宣泄,而小美对此也有较为完整的认知,可以进行精神疾病症状的排除。

  2、纱布下的伤疤仍然淌血

  而现在的小美,正处于创伤后应激障碍中,随后演变为焦虑症伴惊恐障碍。当明白了这一切,心理咨询的方向就变得明朗起来。

  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又叫延迟性心因性反应,是指对创伤等严重应激因素的一种异常的精神反应。它是一种延迟性、持续性的心身疾病。是由于受到异乎寻常的威胁性、灾难性心理创伤,导致延迟出现和长期持续的心理障碍。父亲的去世给小美带来巨大的伤痛,一时之间让她无法接受事实,而出现了一系列的异常举动,包括:人际关系冷漠、易激惹、失眠、情绪低落及一些出格的行为等。遗憾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创伤应激障碍不但没有很好地得到修复,反而情况加重,出现焦虑症伴惊恐障碍。

  3、到底“我”该如何走出来——丧亲之痛的四阶段

  小美是从父亲去世后开始逐步出现上述的症状。因而,对死亡的探讨是咨询中的一个重点。经过数次的交流,与之建立了良好的信任关系后,慢慢进入创伤应激障碍的处理,需要耐心地陪伴与倾听。

  丧亲之痛通常会经历四个阶段:

  (1)否认与隔离:得知自己得了绝症或者亲人离去的消息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否认状况的真实性。我们将言语阻挡开来,避开事实。这是一个暂时性的反应,帮助我们度过第一波伤痛的情绪。

  (2)愤怒:否认与隔绝的掩蔽效用开始消失的时候,苦痛会重新浮现。强烈的情绪从我们脆弱的核心往外反射,以愤怒表现出来。愤怒可能是针对无生命的物体、陌生人、朋友或者家人,也可能是针对临终或者已经逝世的亲人。我们理智上知道那个人不应该被怪罪,但是情感上却怨恨那个人离开我们,使我们伤痛。

  (3)抑郁:过度沉浸在对已逝亲人的思念中,对生活失去兴趣,夜间常有噩梦、失眠等。

  (4)接受:身心渐渐恢复常态,开始适应新生活。

  而小美当下正处于第二和第三阶段,因而情绪非常不稳定,需要一个较长时间的陪伴。在之后的多次咨询中,与小美一起回忆与父亲的各种时光,陪伴她渡过亲人丧失的各个阶段。

  4、由心而发的微笑终于再现

  在咨询的过程中,针对小美的焦虑情绪,我采用了身心放松训练的方法让其负面情绪与不良的身体反应逐步得到缓解。包括:呼吸放松法、想象放松法等,除了在咨询室里面对她进行指导训练,也教会了小美在平时的生活中自我放松练习,她感觉到自己的状态在逐步改善,增强治愈信心。

  最终,小美能够接受父亲离去的事实,在心理上和父亲告别;对母亲既爱又恨的情感,也得到了梳理,内心冲突减少,能感受到母亲的关怀,也开始与母亲加强沟通。母亲一直想做一个优秀的妈妈,也在不断学习,在了解女儿的心理状态后,开始反思自身焦虑、要求严格给孩子带来的影响,变得更尊重、接纳女儿。小美喜欢小动物,母女商量后养了一只小狗,每天小美遛狗散心,逐渐变得有活力、有温度了,母亲也说到这只呆萌的小狗像个小婴孩,在照养过程中回忆女儿小时候种种或可爱或烦人的瞬间,母女关系越来越温馨、快乐。

  小美与男友的关系不再纠缠了,之前担心男友会离开自己的恐惧减少,开始能给予男友一定的自由和空间。男友对小美此阶段的包容、理解、关心,也让她内心的安全感得到了修复。另外,在发病前小美的人际关系挺不错的,经过咨询,她的情况改善一些后,又开始找回了这些朋友,来自朋友的接纳与支持,让她逐步走出自己的世界,走向更广阔的外界,社交功能逐步恢复。

  同时,小美开始尝试自己一直想玩却还没机会玩的爵士鼓。在报班学习后,小美反映,每次打鼓她都非常认真卖力,使劲全身力气,打完之后心情都特别轻松。曾经大胆、爱表现、自信的小美又慢慢回来了。


听说吧温馨提醒,如您遇到婚姻感情等困境时,请及时与广州婚姻心理咨询 m.020xlx.com联系,您的困扰有我们的专业帮助!

当您或孩子出现情绪、学习、行为、人际等心理问题,或你们的亲子关系出现问题时,请及时与广州儿童青少年心理咨询wap.020xlx.com联系,切勿延误而失去了最佳的治疗时机!

热线:020-34385911、34371477, QQ937326707、1594831633,微信:13316087099